樱桃软件包

,精彩免费!

一旁的张佳人,张志林和李雨晴他们在看见这一幕后直接傻眼了,他们没有想到叶落真的会针灸,而且看他双手如同鬼魅一般的在张德华右脚上施针,就算他们不懂针灸,也知道叶落必定是一个针灸高手,一般人怎么可能会像叶落这样,看都不看手法娴熟的下针。

就在叶落针灸到一半的时候,接到消息的霍建波这个时候赶了过来,当他看见叶落坐在病床边上,不停的替爷爷施针的时候,他顿时眉头紧蹙好奇的说道:“叶落这是在干什么?”

张佳人在听见自己丈夫的话后,她迅速的伸出右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并且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你安静点,叶落在替爷爷治病。”

随后她才把手松开,霍建波听见张佳人的话后,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叶落,小声的在张佳人耳边说道:“不是吧,这是针灸吧?他会针灸?”

要不是眼前的叶落还在不停的给张德华针灸的话,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长这么大了,他只听说过华夏古代中医的针灸之术,可是却还从来都没有亲眼看见过。

虽然大家都不相信,不过事实摆在他们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这个时候李雨晴小声的在胡建波耳边说道:“建波别说话。”

此时大家都屏气凝神站在一旁,部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叶落针灸,直到时间过去了足足一个半小时之后,叶落这才将金针部都收了起来。

之后他拿出纸笔写了一个药方交到了耿邵静的手中说道:“阿姨,你按照这个药方抓药,三碗熬成一碗,每天早上的时候给爷爷喝,需要至少连续半个月。”

耿邵静拿着叶落给自己的药方后,她连忙点头回答道:“放心吧,这件事情交给我了。”

随后她连忙跑下去买药去了。

张倩这个时候关心的对爷爷说道:“爷爷你感觉这样了?”

中国旗袍美女 别有时尚风味的美女

张德华想了想后他回答道:“没什么感觉,不过我的右脚好像不那么疼了。”

叶落这个时候说道:“爷爷,以后每隔三天我会替你针灸一次,差不多再针灸三次的样子,就可以不用再针灸了,之后好好休养三个月的时间,就又可以下地走路了。”

“不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贺立平的声音突兀的在大家的耳边响起:“张德华老先生的右脚粉碎性骨折,加上他年事已高,骨头十分的脆弱,被伤成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好起来的可能性,你居然敢说病人三个月后就可以下地走路?你就别再这里开玩笑了!”

眉毛一挑,叶落看向了贺立平后淡淡的说道:“信不信由你,我刚刚替爷爷针灸过了,你可以带他老人家做一个t看看。”

半个小时后,贺立平看着张德华的t照片一脸的不可置信,如果不是因为他眼前有之前照片的对比照的话,他有些怀疑之前的照片是不是出错了。

在看见贺立平脸上一脸吃惊的表情后,张鹏林关心的问道:“医生,我父亲的右脚怎么样了?”

虽然刚刚他们已经见识过叶落神乎其技一般的针灸术,可是没有什么比t照片更加有说服力了。

虽然贺立平根本就不想承认,不过事实胜于雄辩,他也不能睁眼说瞎话。

只见他表情凝重的说道:“按照现在照片的情况来看,病人的右脚情况确实比之前好多了,他确实可以不需要截肢了!”

一旁的张鹏林,张志林他们在听见贺立平的话后,一个个都喜出望外,他们没有想到叶落只是针灸了一番后,居然真的治好了张德华受伤的右脚,之前原本坚定要截肢的贺立平居然都松口,说可以不需要截肢了。

此时叶落身边的张倩一脸崇拜的看着叶落,她没有想到叶落不止是身手了得,而且医术居然也如此的不可思议,这一次如果不是叶落的话,她爷爷必定要被截肢。

和众人一起回到了病房后,张倩一脸兴奋的对张德华说道:“爷爷刚刚医生也说了,你的右脚可以不用截肢了。”

张德华听见张倩的话后也十分的高兴,这么大的一把年纪了,如果说自己的右脚要被截肢,换做是谁都无法接受。

“叶落,这一次要多谢你了。”张德华诚恳的对叶落说道。

叶落回答道:“爷爷您只管好好休息就是了,三天后我会再来替您针灸。”

随后叶落和张倩两个人便回去了,现在爷爷的右脚也算是稳定了,加上这里有张鹏林和张志林两夫妻看着,也没有他们什么事情。

上车之后,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张倩忽然起身在叶落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她一脸娇羞的说道:“叶落谢谢你。”

叶落没有想到张倩会忽然偷袭自己,不过这种感觉很奇妙,很舒服,只见他笑着回答道:“都是自家人,谢什么谢,以后要是遇到了任何的麻烦,你只管找我就是了。”

张倩点了点头回答道:“恩。”

车开动后,叶落说道:“你现在是回家,还是回学校?”

张倩回答道:“去学校吧,今天我有课。”

把张倩送回学校后,叶落便开着车回到了天水弯别墅区。

在叶落回到天水弯别墅之前,原本在学校上课的贺芷韵忽然听到自己同学说,在学校外面有一个叫做叶落的男人找她。

虽然她心中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叶落有她的电话号码,为什么还会让别人传话给她,不过因为要见的人是叶落,所以她也没有多想,便高高兴兴的来到了学校外面。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来到学校外面之后,根本就没有看见叶落的人影,就在这个时候她拿起手机准备给叶落去个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她身后伸出了一双手,手上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堵住了她的嘴巴和鼻子,虽然她拼命的挣扎,可是短短不到五秒钟,她就昏迷了过去,接着这个男人把他拖上了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轿车。

车上的金文南看见被迷晕过去的贺芷韵后,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十分淫荡的笑容,只见他喃喃自语的说道:“叶落,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玩弄你的女人,你可别怪我,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

叶落这个时候才刚刚把车停好,他可不知道贺芷韵被金文南给绑架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