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应用

无问居。

大树下。

白云间坐在四轮车上,遥望初升的月亮。

骁乙陪在他身边,丙文继续潜伏在树上,方便观察周围的突发状况,甲行从厨房端出来一碗面,道:“主子,用膳吧。”

骁乙立刻打来水,让白云间净手。

白云间抬起手的瞬间,袍子上那处血痕瞬间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骁乙一惊,问:“主子受伤了?”

甲行看了看那个位置,觉得若是那处受伤了,主子一定不会这么淡定。再者,主子素来是爱洁之人,绝不会容忍有血沾在衣袍上。看样子,那血是从外面带回来的,还一直被主子隐在了衣袖下。那么……这血,应该是楚姑娘的。

甲行心中有数,却没言语。

骁乙脑子转了转,道:“难道是楚姑娘受伤了?”这话一出口,他就明白白云间为何闷不吭声一下午了。

丙文从树上探出头,道:“属下曾伤到刺客的女同伙,正中大腿根一箭。”

白云间抬头看向丙文,眼神冰冷骇人。

复古蕾丝裙森女高清写真

丙文吓了一跳,立刻意识到自己多嘴了。若不是主子心中有计较,也不会如此。自己这一嘴,明显在給主子添堵了。丙文有些无措。

甲行看得出,白云间是真对楚玥璃动了真情,否则不会如此神伤。他道:“女子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兴许……是误会。”

白云间用眼尾瞥了甲行一眼。甲行马上闭嘴不语。他发现,眼下的主子,根本就不想听任何人给他意见。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然,骁乙不怕死地开口道:“主子不如当面问清。属下瞧着,楚姑娘可不像是那刺客的同伙。”

就在甲行和丙文都以为骁乙会被瞪的时候,白云间道:“更衣,去侯府。”

骁乙立刻应道:“诺!”转而一愣,问,“不去紫藤阁?”

白云间回道:“先寻顾博夕说说话,再去紫藤阁找阿玥。”

骁乙不解,问:“主子这是什么打法?”

白云间垂眸看着袍子上的干涸血迹,用食指尖轻轻地触摸了一下,道:“以阿玥的心智,若真是刺客同伙,必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查查她身边突然多出来的那个小厮,许有不同发现。”

骁乙瞬间绽放笑颜,称赞道:“主子真是英明神武!属下若是主子,还真就要气上好几天才想得通。今天去镖局,属下一看见那些男子围着楚小姐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挨个儿教训教训,让他们滚远点儿。”

白云间看向骁乙,道:“今晚给你机会,你可挨个人挑战一圈,本王等你好消息。”

骁乙顿觉自己給自己挖了一个大坑!不过,心中也真是跃跃欲试呢。高手对决,素来令人向往。骁乙雄赳赳气昂昂地套上马车,载着白云间向侯府而去。只等白云间忙完了他的大事,骁乙就要剑挑封疆和戚不然,可能还得加个赵不语。至于顾九霄,那就算了,他怕自己拿捏不好力度,用刀鞘砸死他。

因有刺客出现,不但丙文一直跟着,就连甲行也跟了出去,以防不测。

若说乱,今晚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乱。

白云间去往侯府,顾九霄则是来到了紫藤阁。

顾九霄发誓,他是恨楚玥璃这个荡d妇f的!不知廉耻!没有妇德!各种可以令贞洁烈女撞墙而亡的词儿,用在她身上,丝毫不为过。然,他还是站在了紫藤阁的墙外面,抄着手,眼巴巴地看着紫藤阁……的墙。

他对赵不语道:“爷一身傲骨、两袖清风,容不得误会这种事儿发生。那红宵没经历过这么大事儿,可能脑子都被吓傻了,记不住发生过什么。等会儿进去,你把事情说明白。重点是什么,晓得不?”

赵不语回道:“晓得。属下会告诉她,属下是怎么救了她的。大恩不言谢,也不用以身相许。”

顾九霄慢慢转头看向赵不语,咬牙道:“你块榆木疙瘩!爷要你说清楚的是,爷喝得酩酊大醉,绝非有意轻薄!最重要的是,是你把她放爷的榻上!是你放的位置不对!和爷没任何关系!爷大量,可以不计较她砸我头这件事。懂了没?!”

赵不语道:“九爷自己说得就很明白。”

顾九霄收回目光,仰头,望天,幽幽道:“爷被砸伤了,行动不便。”

赵不语回道:“哦。”

顾九霄一伸手,指向墙,道:“去!”

赵不语深吸一口气,在莫名的紧张中,纵身跳跃进紫藤阁,然后……发现楚玥璃并不在屋内,唯有红宵的屋子还亮着灯,至于多宝和多宝娘,早已休息了。

赵不语在红宵的门口徘徊片刻,终是鼓足了勇气道:“红宵,药在门口放着,你……你记得自己上药。”言罢,掏出买来的金创药,就要放在门口。

不想,门内传来红宵的声音,道:“是赵大哥吧?奴行动不便,麻烦赵大哥送进来吧。”

赵不语瞬间面红耳赤,手脚无措。他深吸一口气,这才推门而入。第一次进女子的闺房,又是在这样一个夜晚,他险些同手同脚走路。幸而,经历过大风大浪,没丢洋相。

红宵坐在床上,穿着一条艳粉色的亵裤,以及同色的牡丹花肚兜。肚兜贴身,将她丰满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勾画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弧度。因要见赵不语,她披了一件青白色的小衣。那小衣质地轻薄,隐约透出艳粉色的肚兜带儿。红宵的一头长发披散在身后,如同勾魂夺魄的女妖,当真能在呼吸间要人性命。

赵不语的双腿一软,差点儿夺门而出。

红宵拢了拢衣服,道:“今日还没来得及谢过赵大哥,幸而赵大哥夜里来送药,不然奴都不知道要如何寻赵大哥,当面谢过。”

赵不语忙道:“大恩不言谢,不用以身相许。”

红宵:“……”

赵不语:“……”他这话本是逗顾九霄的,结果……一顺嘴就说出口了,真是……生生逗弄了自己啊。实在是太尴尬。赵不语有种夺路而逃的冲动。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