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旧版本免费下载软件

薄雾的眼睛,为黑白神眸。黑

为阴,白为阳。

当一双眼睛同时看向林牧,黑白交融,阴阳相会,一个世界诞生了。一

个太初世界,将林牧笼罩。

林牧的身体在这个世界之中,仿佛被孤立。

四周,是无穷无尽的神力碾压而来。

林牧暗叹。

薄雾的手段,的确恐怖。

可惜薄雾终究修为还是不足。

若薄雾修为再强几分,比如晋升到无境中位,林牧未必就能脱困,再晋升到无境上位,林牧更是很可能遇险。

至于现在,林牧的力量,刚好能打破这个太初世界。下

一刻,林牧身形消失。他

泛黄银杏林美人冬日心语

整个人化成了一把飞刀。以

前,林牧的飞刀,是将斩仙飞刀扔出。

现在斩仙飞刀化为元骨,与他融合,那他自己就是飞刀。

一刀出,天地惊艳。阴

阳世界直接被林牧洞穿。随

后,林牧出现在外面。

阴阳世界破碎,薄雾嘴角溢出鲜血。“

老子名不虚传,薄雾心服口服。”薄

雾身体微微摇晃,最终稳住,起身对林牧拱手。

尽管他还有手段没有施展,但那些手段,不见得比太初世界强。何

况,老子未必就没有更强手段。所

以他没再出手,直接示弱。随

着薄雾这话一出,四周神族看向老子的目光,变得更为不同,敬畏之色更深。这

就是孔宣的老师?

这就是大蛮初期的老子?真

是如薄雾所言,名不虚传啊。“

那我走了。”林

牧道。“

且慢,难道你不想见见你的弟子?”薄

雾说道。

林牧犹豫了一下。

“孔宣说过,请神族中有任何神灵见到你,都要将你留下,他想你了。”薄

雾道。不

知为何,林牧心神微微被触动。

尽管他是孔宣和冥河的老师,但实际上他一直没把自己当成他们的老师,也没把他们当成弟子。因

为他心中始终有心结,认为他们是未来至圣,尤其是冥河,将来与他还有大仇。

要不是怕大数反噬,他甚至会将孔宣和冥河都杀了。

他对这两个弟子,从未投入过真情。然

而,知道这一刻他才发现,一切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他毕竟教导了孔宣和冥河三千年,比他教导其他弟子的岁月还长。

三千年的相处,真的会没有任何感情吗?

“带我去吧。”最

终林牧叹息一声。

一天后。林

牧再次见到了孔宣。如

今的孔宣,已不是曾经那个青年,而是一个威严无双的中年男子,是高高在上的神明。

在此刻的孔宣身上,林牧隐隐看到了几分未来至圣的影子。他

不再那么阳光灿烂,眼神里带着几分阴郁之气,以及几分无情的冷漠。

看到林牧,孔宣沉着的表情中,泛起一丝激动。不

过,他没有和大蛮初期那样喊亲切的林牧“老师”。

三十二个纪元的岁月,足以改变太多东西。

他平静下来,目光复杂的看了眼王禅和桑桑。在

王禅和桑桑身上,他看到昔日他和冥河的影子。当

年,老子收了他和冥河为徒,却不辞而别。如

今时隔三十二个纪元,老子又忽然出现,带着两个少男少女,仿佛大荒初期的场景再现。只

是老子身边的人,已经不再是他和冥河。那

么,他和冥河对老子来说,又算什么呢?

感受到孔宣复杂的情绪,林牧叹息一声,对王禅和桑桑道:“你们出去玩吧。”

王禅和桑桑崇拜的看了眼孔宣,没有反驳,走了出去。薄

雾笑了笑,也离开。屋

子里,顿时只剩林牧和孔宣。孔

宣心情更复杂:“老师,当年你为何突然消失?”林

牧沉默,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总不能告诉孔宣实情,说他是从未来穿越而来,被大数察觉,所以强行驱逐了。那

样的话,孔宣便很可能会猜到他在未来的真实身份。

现在的孔宣或许还有些感情,未来的太虚至圣却未必有情。

这导致的结果,很可能他在这一说,至圣时代的太虚至圣就会出手灭了他。孔

宣似乎也没指望林牧会回答,继续道:“你可知道,在你离开不久后,蛮族就击溃元龙族,然后开始征讨天下各大部落。”

“我腾龙部落,短短十年不到就被蛮族击溃,我的父母,我的亲友,整个部落的族民,部被蛮族屠杀干净。”

说到这,他的神色再次出现激动,红着眼睛道:“老师你可知道,那时我多么希望你还在我身边,如果你在,蛮族或许就不敢那么嚣张了吧?”“

我和冥河一直在等待你,但直到腾龙部落被屠灭,你也没有再出现。我以为,你是遭遇劫难陨落了,可是今天,你怎么又再现世间?”他

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林牧,似乎想要一个答案。

林牧心情也有些酸涩。难

怪孔宣会性情大变,原来后来遭遇了这么多劫难,也难怪他会投靠神族。孔

宣的一切都是被蛮族毁掉,他肯定要报复蛮族,这最好的办法,就是投靠一个势力强大,又敌视蛮族的势力。

大荒七族,无疑是最好选择。

“你可以当我是被某种神秘力量封印,无法出来吧。”

林牧叹息道。

大蛮末期,大数和气数力量依然没有被发现,他自然不能提前吐露大数的存在。

不然大数必会生出察觉,将他当场驱逐。

好不容易能穿梭时空,他还希望在这过去的时空,多停留些时日。

孔宣深深的凝视林牧许久,随后点头:“老师,我相信你这句话是真的。”“

老师,蛮族和神族大战在即,我还要为战争做准备,就没那么多时间招待老师。”

这话,无疑是在送客。

就算他相信林牧,但腾龙部落毕竟被灭了,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林牧也的确没有出现。他

与林牧之间的师生情,早已所剩无几。

甚至在他心灵深处,还残留着几分对林牧的怨恨。林

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藏在内心深处的师生情,还是让他在离开前,说了句话:“法力和魂力,都不是最重要的,当你有了足够的势,有了足够的信仰者,才能所向睥睨。”

他希望孔宣能早点领悟到气数的存在,少遭遇一点磨难,算是他对当年那份师生情的弥补。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