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抖音视频app

南远城怪兽肉摊歇业了。

白雨珺被要求不许随意去南远湖战区,金丹期高级弟子们感到可惜,才几天工夫邪魔那边就没剩多少水怪祸害船只,还好,剩余那些水怪也不敢放出来,也许他们发现金丹期以下水怪出来纯粹就是送死。

至于金丹期以上妖兽魔怪那已经超出可控制范围,除非活生生打落等级,不过那样做的话没甚意义。

驻地白雨珺的房间里成了银库。

每天晚上都要趴在成堆的银子上睡觉做美梦,没人能够理解一条穷了七十多年的蛇究竟有多么爱财,其实黄金铺床才最有意境。

最近战事稍缓。

不能去前线捕猎,白雨珺找到了新的事情做。

每天清晨吞云吐雾后带着经书乘坐小船去往发生过水战的水域超度亡魂,不仅仅超度人类亡魂也超度那些被自己杀死的水怪亡魂,虽然有点儿假惺惺但效果不错,至少那些地方不再阴森森。

最重要的,祭奠黑桥。

素不相识甚至敌对阵营,至今白雨珺也不太明白身为一条熟悉丛林法则的黑蟒蛇为何会选择走上陌路,所作所为已经超出山野猛兽范围,白雨珺能做的也只有事后偷偷诵读经文超度。

虔诚诵经声在南远湖上空回荡,消散……

修炼不能耽误。

武大萝莉吴倩 散发自然娇羞可爱灵气之美

南远城北部的南山。

是的,当地人直接给那座绵延巨大的山脉起名南山,开始白雨珺还想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后来发现这个南山与那个南山无分毫关系,纯粹是因为地界在大唐南部又紧邻南远湖干脆就叫南山。

显示出当地人浓浓的懒得起名心态。

南山比青盐城那座地气充足的北山还要雄壮,是南远湖周边地区最大的一座山脉。

山下南远城位于南山龙头偏东方向,有点儿类似巨龙伸爪将南远城搂在怀里的感觉,龙向水,山脉如同巨龙蜿蜒前行奔向南远湖。

从风水角度来看南远城是个好地方,除了龙脉不够纯正不能诞生皇族造反搞事绝对是个宝地。

白雨珺凭借自己的天赋本事一眼就知道这南山地脉龙气质量不错适合给自己改善体质,龙脉也有好有坏,若是困龙或者假龙的话最好不要吸收,要找真龙。

正好最近吸收了黑蟒蛇精血需要利用地脉锤炼,进山时发现南山并没有山洞能够直达山腹。

问题不难,非常容易解决。

某天,多云。

白雨珺在山里捉住了一只穿山甲精怪,尚未化形修为不深,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穿山甲可是打洞能手,比老鼠更厉害。

树林里白雨珺尽量露出和善笑容,面前一只足有藏獒大的穿山甲瑟瑟发抖。

“我不杀你,你帮我干活,干得好这个给你吃。”白雨珺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些,殊不知动物最是敏感,面对高级食肉动物穿山甲只能缩成一团。

不能压榨别人还不给好处,动物也不行,毕竟双方并不是食谱关系做的过火也说不过去。

如果不是必须,白雨珺没有吃穿山甲的心思。

丹药香味儿让穿山甲鼻子动了动,眼神盯着丹药很是渴望,成了精怪的它如今智力虽然不高但依旧能够懂得简单沟通。

“你,听懂否?”

穿山甲知道,它能做的只有一样,那就是非常痛快点头。

“很好,你将来一定会为今天这个决定而感到高兴,跟我来。”

领着战战兢兢的穿山甲穿过人迹罕至的森林来到南山,好不容易找到个距离山腹较近的隐蔽山谷,反正白雨珺不懂土木作业只知道直线距离最短既是最近。

“帮我挖个洞直达大山山腹,嗯……不用太大,我能进去就行。”

穿山甲看了看大山又看了看眼前山谷,并未立刻挖掘而是在附近到处转悠寻找,很快便找到个适合挖掘的地方。

低头对着地面像个掘进机似的开始挖掘,泥土纷飞一会儿就扎进山里。

看看,人家这才是专业挖洞选手,术业有专攻,以后若是遇到一些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直接找擅长的妖兽即可,白雨珺为自己的聪明感到自豪。

穿山甲擅长挖洞,修炼成精怪的大号穿山甲更是挖洞高手。

跟在后面的白雨珺几乎是迈着小步子悠然在洞内闲逛,穿山甲挖的洞并不是笔直而是刻意避开那些岩层和巨石,这是人家的天赋,学不来,总是能准确无误找到岩石之间可以通过的缝隙挖掘。

偶尔也有被岩石完全挡住的情况,这时候那爪子就发挥了用处,抓豆腐似的挖碎岩石继续掘进。

为了鼓励挖的更快更好,随手扔两个低级丹药给穿山甲。

然后,吃了药的穿山甲挖洞更快更疯狂……

没用太久,白雨珺来到山体内部,也许是地气龙脉充足的原因这里也有个地下空间,是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地下山洞,白雨珺猜测小型山脉的地气可能无法形成这种深藏于山腹的地下空间。

中心位置有一块巨石,看起来像是龙头,符合风水方面南山作为山脉龙头的身份,就是这里没错。

穿山甲依旧不明白干嘛要来这里,没有食物没有天地灵气就是个空荡荡的山洞。

扔给穿山甲四颗普通丹药,这玩意儿最近卖水怪皮和甲壳没少赚,聊胜于无的东西,给穿山甲刚好。

“送你了,吃吧,我要在这里修炼。”

穿山甲一口吃掉丹药,屁颠屁颠顺着山洞离开。

白雨珺变回本体,缓慢缠在那龙头型的巨石之上利用地脉龙气改善体质,蛇嘴微张,不断吞吐天地间最为神秘能量……

比青盐城那座大山更加浓郁更加高级的地脉龙气滋润全身每一个细胞,不断改善体质并锤炼吸收在体内的灵力,浑身在朝着与所有人与所有飞禽走兽不同的进化方向前进,浑身妖气缓慢而坚定的减弱,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这一次足足在山腹内修炼了两天时间。

两天后出山,神奇的是在山洞口看到了那个挖洞能手穿山甲,这家伙屁颠屁颠跟在身后也不像之前那样害怕的想要逃跑。

今儿心情好,随后又送了一颗丹药。

没走多远,回头看见这家伙做狗腿子模样跟在身后,难道是想以后跟咱混?当个跟班?

“你想跟着我?”

穿山甲点点头。

“好,正好我自己修炼也挺没意思,以后你就是我小弟了,这一片我说话好使。”

成功当上小弟的穿山甲乐得差点当场挖洞。

想了想,白雨珺送给穿山甲一块蛇鳞,蛇鳞所含有的危险气息能让它吓跑一些强大的天敌,另外也算是入伙凭证。

就见穿山甲小心翼翼将蛇鳞藏在自己脖子某片鳞片下,好嘛,俩都是披鳞走兽,也算是一家子。

Tagged